月季被赞誉最多的就是她的四时盛放之美,既有“唯有此花开不厌,一年长占四时春”(苏轼《月季》)和“群芳择日吐芳菲,独有长春逐月开”多次开花之美(施子江《月季》),又有“雪圃未容梅独占,霜篱初约菊同开”和“折来喜作新年看,却忘今晨是季冬”(杨万里《腊前月季》)凌寒傲霜之美。在我国更因其具有四季长春、连续开花的特性,千百年来深受中国人民的喜爱,历来被文人骚客颂咏赞美。

“季”同“吉”,由月季花组成的图案象征四季平安,吉祥如意。明代有“月季花”和“鸡”组成的“双吉”图案,明成化“斗彩鸡缸杯”就是典型的代表。

▲斗彩鸡缸杯(来源:故宫博物馆)

还有清康熙五彩十二月花卉纹杯中,十一月花卉就选用了“不随千种尽,独放一年红”的月季。

▲五彩十二月花卉纹杯(来源:故宫博物馆官网)

1984年4月20日,为展示我国丰富的植物资源,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电部发行一套《月季花》特种邮票,选用的是上海和杭州培育的月季品种“上海之春”、“浦江朝霞”、“珍珠”、“黑旋风”、“战地黄花”和“青凤”。

▲月季花邮票(来源:百度百科)

2020年5月20日《玫瑰》特种邮票发行,选用的是是红玫瑰、单瓣粉玫瑰、重瓣白玫瑰和重瓣紫玫瑰。

▲单瓣粉玫瑰(来源:中国集邮总公司官网)

▲玫瑰(来源:中国集邮总公司官网)

▲重瓣白玫瑰(来源:中国集邮总公司官网)

▲重瓣紫玫瑰(来源:中国集邮总公司官网)

在西方,“玫瑰”(前期应该是蔷薇)多与宗教和神话产生联系。公元前100年左右,犹太人将其视为堕落的花卉,代表的是享乐主义和放松生活。公元前42年,埃及艳后对马克·安东尼展开了史上最著名的公开引诱,穿上装饰着玫瑰花、头戴玫瑰花冠、身披玫瑰花环,宫殿的各个房间也洒满了花瓣,奢靡之风达到顶峰。

古希腊和古罗马则认为蔷薇是神灵创造的。希腊神话中,“玫瑰”是爱与美的化身。爱神的情人阿多尼斯在狩猎时被野猪咬伤致死。爱神跑到他身边悲痛欲绝,在他的血液和爱神的泪水中长出了红玫瑰。另一个版本是,爱神为寻找阿多尼斯,奔跑在玫瑰花丛中,玫瑰刺破了她的手和腿,鲜血滴在白玫瑰上,变成了红玫瑰,从此红玫瑰成为坚贞爱情的象征。

▲巴黎圣母院玫瑰花窗(来源:中国月季发展报告2018)

在宗教故事和绘画中,“玫瑰”代表圣母玛利亚。教徒用来敬礼圣母玛利亚的祷文《圣母圣咏》,又被成为《玫瑰经》(源于拉丁语Rosarium)。教堂中多有哥特式的“玫瑰花窗”、“玫瑰”浮雕和花纹等建筑装饰品。

▲蔷薇凉亭中的圣母(来源:《蔷薇秘事》)

15世纪欧洲画家们最钟爱的主题之一就是将圣母、耶稣与蔷薇属植物呈现在一起。《蔷薇凉亭中的圣母》一画中,红色蔷薇是药用法国蔷薇,粉白色蔷薇是白蔷薇。

作为民族的象征,蔷薇属植物被英格兰、罗马尼亚、波兰、德国、美国、伊朗和洪都拉斯作为本国的符号,很多家族选用玫瑰徽章作为荣誉和英勇的象征。

▲玫瑰徽章(来源:百度百科)

英格兰的兰开斯特家族选用红玫瑰作为徽章,约克家族选用白玫瑰徽章。1486年成为英格兰国王后,兰开斯特家族的继承人亨利七世迎娶约克家族的继承人伊丽莎白,都铎玫瑰便采用红、白玫瑰相结合的设计方式,从此玫瑰成为统一的象征,并被王室推崇为和平的代表。

月季历来是“和平”使者。据记载18世纪末,中国月季品种经印度传入欧洲。当时正在交战的英、法两国,为保证中国月季能安全地从英国运送到法国,达成暂时停战协定,由英国海军护送到法国拿破仑妻子约瑟芬手中,并种植在她建造的玛尔森月季花园中。这为月季品种的大发展创造了条件,还留下了一段“为月季停战”的佳话。

▲和平月季(图:张延华 出处:《月季,花中之后》纪录片)

二战期间,法国人弗朗索瓦·梅昂为保护自己培育的编号3-35-40新品种(当时为纪念他的母亲,命名为“梅昂夫人”),寄给了美国园艺家康纳德·派尔。1945年美国月季花协会将其定名为“和平”,以表达世界人民对于和平的殷切期盼。巧合的是,就在这一天,苏联军攻克柏林,德国法西斯灭亡。同年,在联合国成立的首次联席会议上,每位代表都佩戴一朵“和平”月季出席。1973年,美国友人欣斯德尔夫人和女儿一道,将“和平”月季,送给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。中国月季这个当年远离家乡的使者,经历了二百年的发展变化,环球旅行一周后,又回到了它的故乡——中国。